说唱老粉?你确定听过谢帝,红花会,CBLOCK,AJ,阴三儿,龙井的这些经典吗?

昨天,马师突然PO出自己为巡演排练老歌《崂山道士》的视频,那些抢到票的粉丝真的是值回票价,因为这种时隔多年再重唱经典老歌的感觉,实在是别有一番滋味。

想想狗哥重新站上台北小巨蛋演唱《差不多先生》,你和曾经一起听hiphop的小伙伴们,重聚在KTV里点播蛋堡的《关于小熊》或者光光的《飞向别人的床》。人都会怀旧恋爱,于是那些老歌,每隔不同的时间再听,也就会越听越有味道。

今儿就给大家整点经典老番,聊聊那些曾经和《崂山道士》《差不多先生》一样红遍说唱圈,但如今却鲜被提起的经典。听过一首是新粉,听过三首是真爱,听过五首是老粉,听过七首是OG!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排名不分先后

1、C-Block《长沙策长沙》

2007年,刚刚成立的C-Block发出一张mixtape:“湘SHOW”,《长沙策长沙》便收录于此。之后,小有影响的他们在一年的时间里,曾两度登上了湖南卫视。

第一次是《越策越开心》,那是他们第一次出现在主流的视野里,他们说:“我是地道滴长沙伢子,所以用长沙话说唱。”

中文说唱

第二次是《天天向上》,节目组邀请到了包括宝石老舅、龙井说唱在内的许多说唱组合,而作为东道主的C-Block,直接拿出了那首长沙方言的《长沙策长沙》,那句“长沙,策,长沙”直接从电视机里流传到了长沙街头无数hiphop服装店的音响中。

那一年,C-Block成员一共有七位:大傻、小胖、刘聪、西奥、刘帅、刘瑛博,还有一位名叫袁瑞芳、负责唱Hook的的女性。

你听过弹词,不一定听过C-BLOCK
你晓得练地,不一定晓得Hip-Hop
我们住得长沙,所以长沙话说唱,
你要懂味,举哒手摇,就像我咯样泛。
嗲嗲60岁还要克五一广场玩板,
驮哒崽要呷辣椒,她港不然难产。
呷得亏,霸得蛮,咯叫长沙态度。
——《长沙策长沙》

然而那时的hiphop还是属于不被人理解的小众,功夫胖曾在五年后的《老时光》里这样形容过上电视的经历:“去过电视台被别人当成木偶玩弄。”而彼时,西奥已参军报国,刘瑛博远渡澳洲读书,刘帅也从身于IT行业,C-Block的“成员六个变三个,风险我们担着。”
剩下的那三个,正是现在的大傻、刘聪、功夫胖。

中文说唱

2 王波《黄皮肤的路》

那是一辆会飞的自行车,飞向一个没有商业化,没有苦涩,没有愤怒的乌托邦。

但王波其实并不想掩盖他心中的愤怒,也不想商业化。《黄皮肤的路》和《在北京》都是千禧年后脍炙人口的热歌,虽然王波自己并不喜欢后者。

王波曾经说过:《在北京》这歌是我自己是最不喜欢的一首歌,因为我不想做这东西。那是一个我们要签的那个公司,公司说你必须有一首歌你必须有一个这东西是针对大众的,我们写那首歌总共用了30分钟,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全中国人都知道这个。”

中文说唱

这两首歌影响了许多后起之秀:小老虎和王波battle时一张口便是:“你骑着你的自行车,走着黄皮肤的路。”阴三儿的第一张专辑的Intro里完整地引用了王波《黄皮肤的路》的歌词。bridge和爆音battle时,三句不离“在北京“....

3 谢帝《来到团结镇》

2008年,蔡镇鸿同学和许多平常人一样参加了四川省的高考,只不过,那天他回到家,“家里最后的一件大事是我没考起大学。”
但“读不起本科就读专科”嘛,蔡镇鸿来到团结镇的一个专科里学习商务英语。刚上大一,他就和同学们组建了说唱团体“南北Team”,并出了这首《来到团结镇》,随即就在streetvoice中冲至榜首。

那天,是2009年6月5日。

坑坑洼洼的马路,常有小偷出没的菜市场,常有人去洗脚的小河,人多爆满的362路公交车,一晚上几十块钱的廉价小旅馆.....种种生猛坦率的生活意象,在洗脑的方言Hook中被不断连接,最终一同沉淀为那些学生,那些不甘寂寞和男生女生的一代青春记号。
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里的一句歌词“团结gangsta不比美国的撇......千万不要火拼,扯起勾子就跑。”时过境迁,比起谢老板儿去美国干了什么,我们更应该感慨的是他从团结镇到美国的这中间,成就了什么。

中文说唱

4 刘静宁Ansr J《校服不潮》

《来到团结镇》发出的同年,成都财贸职高内,一位名叫刘静宁的高一年级学生以超前卫的音乐风格和早熟的“流氓”歌词掀起了一场成都校园热潮:校服外套搭配牛仔裤,再脚踩一双Air Force,这样的穿搭在同龄人中会显得无比称展。

翻开sidekick的手机盖看看时间,抬起略显成熟的墨镜出现在显眼的地方......这些如今看来宝气的行为,却是十二年前,那些不甘寂寞的学生,在面对社会诱惑中表现出来的,最符合彼时年纪的乖张叛逆,以及那随着歌曲下架一同不复返的青春。

校服配牛仔裤Lookin' goodSidekick配墨镜Lookin' good身上挂的Blin'给人感觉就是琳琅满目,不要羡慕请你记住,我是成都的校园风云人物反正Haters觉得啥子穿起难看我就咋个打扮咋个穿

中文说唱

5 红花会《Rocket》

红花会,成立于2011,如今是2021,十年时间,他们写过的能流传悠悠之口的老歌不在少数。而许多歌都曾一度被404过,于是他们的那些歌更让人想要去搜寻、回忆和循环。

中文说唱

譬如贝贝入队前,他们因diss风波而出的那首《黑色的莲花》,比如,最能作为一面旗帜的《HHH forever》和《黑怕不怕黑》。而这首《Rocket》,论年份,远不及其他老番——彼时,他们一行人刚被摩登签入旗下,“Mai the red flower”的tag声随着大火轰鸣的火箭声一飞冲天。

那为什么还要选这首歌来写。

因为不忘初心、不渝逐梦的《HHH forever》会在2019年3.9炬演唱会落幕的时候响起,丁飞总是划水的《黑怕不怕黑》只要他们还在演,就不会有人不会唱,稍冷门的《兰亭疾叙》亦不会在网盘中失真,而唯有这首《Rocket》,是你唯一一首再也不可能在现场听到的“老番”了。

中文说唱

6 阴三儿《老师你好》

十几年前,北京对外经贸大学的牛肉大碗面馆内,一个中央音乐学院黑管专业的爆炸头,和两个人初中毕业的“混混”在已故OG主持的饭局上聚在了一起,他们仨儿,是陈昊然、孟国栋、还有贾伟。

2008年,in3发出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未知艺术家”,《老师你好》和《北京晚报》都收录于此。

中文说唱

同样收录这些歌的,还有文化部的黑名单。虽然对他们好的老师他们发自内心的尊重,“阴三儿代表所有同学向你们致敬”,虽然一首《北京欢迎你回来》让他们登上了北京电视台和《纽约时报》,但他们的“秽语综合征”和对京都的“抹黑”,让他们成为国内第一批被文化部关进小黑屋的音乐人。

如今,808的涌入和情歌的泛滥,似乎让多数年轻人都不在意,那些启蒙了他们说唱启蒙的人。贾伟曾说:那些看似默不作声的人从来没被时代淘汰过,而是他们淘汰了这个时代。

人们也常说:阴三儿从未死,再遇龙胆紫。

中文说唱

7 龙井说唱《归》

2007年,龙井说唱在北京成立。一年后,哥几个创作了那首《归》——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这首《归》了,是臭小子们的青春回忆?KTV包间的必点曲目?还是那一代京城OG们对于兄弟情义最纯粹的释怀?

这份释怀,俨然演变成为他们和我们之间无法割舍的、之于hiphop的陈年风褛。曾几何时,大家热衷于用“呼吸xx,说唱xx”模板的slogan来调侃玩梗。
呼吸不停,说唱不止,他们是那个夏天的龙井说唱。但也别忘了那句“谁也不会落下”,因为,这也是龙井。

中文说唱

当然,还有一些传唱度稍小的“老番”没有提及:比如Melo用普通话说唱的《不要喊醒我》,孟子腔调尚未成熟的《坏学生》,竹游人的《cheer up》,东北OG陈旭的《哥只是个传说》,东北说唱的第一首diss:小驴Tommy的《十元人民币》,以及陈冠希的《everywhere we go》等等等等......不过如今,却是有很多人都不知晓他们的来历和它们的存在。

阴三儿有句话讲的好:“凭什么CD是论斤卖的塑料。”

在享受流利爆炸的flow和甜蜜温柔情歌的同时,请也别忘记中文说唱有过这么些好听的老歌。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