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中文说唱的老舅,不会让马思唯失望。

马思唯在打歌节目《为歌而赞》里的两场演完了。

如果说第一场的《豆瓣酱》是为了炫技秀flow,并且锻炼自己在电视机里的唱功,那么这一次改编的《爱的恰恰》aka《不会说谎的恰恰》,则是可以说情感和气氛上的煽动。

而且,马师这次带了一位老大哥:成都市帅,DP龙猪。

龙猪担当Hook,马师负责rap,龙猪一开口就为整首歌铺垫出了一种立体的深情,而马师也用着清晰、养耳的flow将歌词里的棕榈树、被风吹乱的头发等阳光浪漫的意象穿插起来,好像有一位追求者站在面前,在对你许诺着要带你一起去环游世界似的。

而这首歌的outro部分,马师还套用了他新专单曲《H.O.T》里的一部分歌词。

hiphop
hiphop

这几句“套词”融合得很好,大大加强了这首歌的互动性,一位风情的夜店王子、风流的花花公子就一袭白衣,一顶礼帽地站在台上。

不过这几句歌词,也让一位男生表示:这首情歌示爱示得8完整,歌词光写女生如何如何了,我们男生叻???

hiphop
hiphop

而马师回:男的是演唱这首歌的,是在扮演这个追求者的。

hiphop
hiphop

马思唯的这场表演最终拿到了75/100的票数,相当高了。

hiphop
hiphop

马师唱的应该也挺开心,打歌和锻炼的目的也都达到了,并说:每次发完歌后,他都会很在意网友们的各种评论,有人说他歌不好,他心理还是会很不舒服的。

但是现场演完,现场接受意见时,其实发现说你不好的其实也没那么多恶意,还是会比较愉快地交流的,而作为音乐人,就是需要慢慢吸收和成熟的。

hiphophiphophiphophiphophiphophiphophiphophiphophiphophiphop

是啊,看到那么多人说你这不好那也不好的,还是很搞心态的。

譬如,两年前的这个时候。

彼时,四人的团专“Five Star”发出不久,马师以一首《I really mean it》预热了个人的mixtape。

而这首歌,两极分化的评论让他直呼:怀疑人生。

hiphop

第二天他就发了一首freestyle,flow没那么适合蹦迪的气氛,但听着就感觉马师真的很气愤。

“你觉得我不行的话,那么你来”
“我耍起就录了首歌,你他妈要求还特别的多”
“评论的时候都头头是道理”
“不就是讨厌我嘛 何必说考验嘛”
“老子真的觉得你还活在侏罗纪”
hiphop

时光荏苒,中文说唱的格局如同马思唯的flow和音乐题材的一般变化得飞快,却也留得住经典。

如今回头再看他的那些歌,争议或许依旧会存在,但不可否认的是,马思唯正像一匹黑马一般,和中文说唱齐头并进。

诚如老舅所言:马思唯这样的优秀的年轻人,更能引领喜欢说唱的说唱歌手。

hiphop
hiphop
hiphophiphop

而马师听完,直呼:老舅,你去吧,交给我吧。

hiphop
hiphop

那么老舅要去哪里?

这还要从老舅今晚演唱的那首歌说起。

作为会唱C-POP的rapper宝石老舅,今晚直接唱起了摇滚。

老舅在舞台上说:“我要去搞摇滚啦,再见了中文说唱!”

这首《啤酒浇头》的酣畅感,和老舅学生时代第一次听到窦唯的歌的感觉相比,一定是一种Deja Vu。

hiphop

东北的九十年代是董宝石的童年时代,是工厂工人集体失业、下海经商的年代,亦是属于disco与歌舞幻象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对于当年周遭到的一切,宝石在后来的一首歌里这样描述着。

经济的不景气一直持续到了董宝石的高中时代,也终究是蔓延出了精神上的反抗与求索。2003年,长春二中两个相邻班级的走廊上,两个高中生一下课便会到此讨论着摇滚与窦唯,他们一个是宝石, 另一个,叫莲花。

宝石说:“我年轻时听窦唯,所以什么都不在乎。”

hiphop

从摇滚而起选择说唱,再从说唱一线回到摇滚。

而在这之间,董宝石拥有了更多的余裕,中文说唱也发展出了更多的可能性,其间的后起之辈,更是层出不穷。

还记得那年,红花会去成都的音乐节演出,当时老舅也在。PG ONE把老舅介绍给了更高兄弟:“这是我东北的好大哥,叫董宝石。”

时光荏苒。而缘,妙不可言。

respect马师;respect老舅。他们都会在中文说唱的编年传里,留下自己的那些艺名——和音乐。

hiphop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