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Mai:《玩具盒》专辑其实还没做完

Mai实在太忙了,上周三、四坐镇《说唱听我的》上海试音会,上周五录制某说唱节目,直到上周五晚11点才有空跟我通话,我们聊了两小时,聊《玩具盒》专辑,聊第7首隐藏曲目,聊No Label Crew,聊弹壳、贝贝的新专辑。

上周三,No Label Crew联合网易音乐人出品、Mai倾力打造的制作人专辑《MYSTERY TOY BOX(玩具盒)》正式上线,该专辑收录了6首歌曲,音乐人阵容包括中文说唱中坚力量ICE、光光、法老,实力派女歌手袁娅维、乃万、Yamy,新生代Oliver Jiang、AA、万赛文、APEX、肯迪仔,以及韩国知名rapper pH-1。

作为说唱圈的劳模,Mai跟众多rapper合作过,《玩具盒》的不同之处在于,之前是Mai去配合rapper们,实现、优化他们的想法,而《玩具盒》是反过来的,是以Mai为主导,“我会把我制作的想法、对音乐的想法放到主要的位置,邀请音乐人来帮我实现完美的歌曲。”

说唱

《玩具盒》的概念类似于盲盒,Mai不想做太过于小众、炫技的歌曲,而是想给大家一些真正喜欢、经常播放的音乐,“它像盲盒一样,你拆开会有惊喜,会让你喜欢。每首歌就像从盲盒里拆出来的玩具,你把它们全部摆在一起,它们是一个系列,但每个玩具各不相同,惊喜连连,让你觉得挺有意思的。”

《玩具盒》的超强音乐人阵容是如何选择构建的呢?Mai表示大部分是他欣赏的音乐人,是他觉得能碰撞出火花的,其实各位能看出来,阵容不乏Mai的好友,也正是因为合作过,Mai能判断彼此是有默契的。还有一些是Mai没有合作过的,比如跟法老合作的肯迪仔,Mai跟法老做《花,太阳,彩虹,你》时,hook原本是法老自己来唱,但法老不满意,想找人做个更好的hook,于是法老找了一些人,最后选中了肯迪仔,Mai一听也觉得很好、很合适,于是就定下来。

pH-1也是第一次合作,Mai常听韩国说唱,pH-1是他欣赏的韩国rapper,筹备专辑时希望他参与其中,于是就跟他联系上了,Mai发了一些beat过去,pH-1最终选择了现在这个beat。beat的名字本就叫Stone Heart,pH-1以beat名字为主题写了一段,Mai听后非常满意,然后想让国内的rapper跟pH-1碰撞出火花,“当时我想到乃万了,这个主题我觉得蛮适合她的,去年她的状态产生了很多变化,我觉得她在这个主题下也有很多想说的话、想抒发的情感。。”

说唱

音乐人的两两配对也是Mai敲定的,Mai会判断谁跟谁搭配会更有意思,比如ICE和袁娅维,一是他们擅长旋律,二是他们的声线很搭,情绪有碰撞之处,“ICE情绪起伏很大,很强烈的感觉,袁娅维是婉转、深情,两个截然不同的感觉碰撞会很好玩。”再比如光光跟Yamy,他们都挺忙,都是疲惫的人,Mai希望他们回到轻松的氛围里,便跟他们说主题很简单,就是开心快乐、去旅行的感觉,然后他们写了这首《一起去旅行》。

选好了音乐人,Mai就拿适合他们的beat的半成品去跟他们沟通,跟他们商量beat如何改动。beat会修改很多轮,因为Mai跟他们的碰撞时他们又会给Mai一些想法跟灵感,“他们也会给我想法上的碰撞,不是说我拿出一个beat你完全就要照着弄不能改,其实就是一个做歌的过程。”Mai还表示,希望更多人参与碰撞,正是《玩具盒》没有solo曲目的原因,“只要我们的目的、审美是一致的,最终能碰撞出来我们各自想法的最优点,结合起来。所以我设计这张专辑时,我就希望每首歌是两到三人来参与,大家各自拿出新鲜、不常见的想法,我们碰撞在一起,才能出来更好的音乐。”

《玩具盒》旋律比重大,给人轻松愉悦之感。Mai坦言这是因为一开始就是这样设计的,“现在很多说唱都是trap,凶狠的作品比较常见,当然旋律也常见,但我认为这张专辑是有一条主线的,我想让所有歌曲串在一起是和谐的,而不是散的,好像不同的歌随便拼在一起,所以我希望范围收窄一些,我不想一张专辑什么风格都有,那可能是一种理念,证明自己什么都会做,但我觉得我不用证明这个事情吧。所以我想把风格、主线收得集中一些。”Mai希望这张专辑每首歌都关注一种情感,从情感来说音乐人都愿意用旋律来诠释,“我有没强迫大家用旋律,只是大家都比较自然的想多用旋律。”

说唱

关于专辑的主线,Mai补充道,“我希望它像拆盲盒一样,不是很大的情绪,是小的惊喜、感动、开心,让大家感到轻松,我是奔着这个主线去的,所以这张专辑我没有去做很强烈情绪的歌,比如很凶悍的trap,很沉重的主题。做主线这件事情,我认为我是成功了,因为这些歌至少我自己听了以后会觉得确实很像盲盒打开的一个个玩具,它很小,也不贵,它就是摆在你家里,你也不能拿它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放在那里会让你心情很开心、很放松,可以时不时地去看看它,玩玩它,摆弄一下。哪怕它们只是摆成一排,放在那里,你就会很开心。”

听完《玩具盒》,很多人会觉得是张情歌专辑,对此,Mai提醒大家仔细看下主题,“真正写情歌的只有法老、肯迪仔跟Ice、袁娅维。光光、Yamy写的是生活很疲惫,我们想去旅行,是放松的主题;pH-1、乃万写的是我们在事业的道路,在往前拼时,保持一个非常冷酷但是又积极向上的精神,其实写的是奋斗;Oliver Jiang、万赛文那首歌写的是在生活很复杂的情况下,我们总被要求像这个又像那个,但最终想保持初心的状态;AA、APEX那首歌表达的主题很简单,我们描述的未来非常漂亮,是不存在的幻想中的场景。所以这张专辑三分之一是情歌,三分之二都不是情歌。”

三分之二不是情歌,却给人情歌的错觉,Mai也觉得挺奇妙,“大家觉得哇好甜啊这张专辑,好像是张情歌专辑。这个现象我自己也在分析,就觉得很好玩,是不是达到了某种音乐上的奇妙反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觉得这是个好事情,是我没有见到过的。”
由于《玩具盒》有条主线,就更需要注意编曲上区分,否则会导致风格相似。Mai表示,他不希望编曲类型化,“就是一听就是某种风格,我在避免这个事情。”所以Mai尽量不给自己压力,“编曲时不会说今天我要做什么风格,而是让情绪带动,然后慢慢往里面添加一些元素。最终达到的结果就是各种风格的元素都有一点,但它们是和谐的,因为都是在我想表达的情绪里。”

说唱

谈到《玩具盒》的创作过程里印象深刻的事,Mai说了三点。

首先是音乐人的认真,比如袁娅维把《NOT PHYCHO》当成她自己的“孩子”,特别较真,经常跟Mai讨论如何改动,每次改后会听得很仔细,“感觉她就像我一样对待这首歌,毕竟是我的专辑,但她并不是以一个feat的状态来的,她给我的认真是意料之外的。”又比如法老,歌曲结尾跟Mai沟通了很多次,“他一直说这首歌我结尾是开心的还是伤心的,一直在想象这个场景,我们也改了很多次。”

其次是上文所说的明明没有在写情歌,但大家听出了情歌的味道,“这个是很神奇的事情,是我没有过的体验。”

再次是音乐人放下了很多包袱,“他们做自己的专辑会有很多包袱,我来做这张专辑来给出一些想法的时候,他们会比较轻松愉悦。”包袱不会凭空消失,而是从音乐人身上转移到了Mai身上,“这毕竟是我的专辑,我自己会有很多想法、纠结。”这对Mai来说是全新的体验,因为音乐人在创作过程中会放飞很多想法,“第一次体验到了这种感觉。”

说唱

在采访Mai之前,我在微博做了个投票,结果显示,喜欢法老、肯迪仔那首的最多,其次是乃万、pH-1那首。我问Mai最满意哪首,他说都满意。其实也不是在端水,这是他的真实想法。尽管在制作时Mai已经听了无数遍了,但专辑发布后还是会每天从头到尾听一遍,不会只挑其中任何一首来听。这跟最初的盲盒概念有关,“这6首歌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系列,是一套盲盒,你集齐了全套的时候,你会只看某一个吗?你肯定把这一套摆在一起,觉得哇好酷那种感觉,对我来说就是玩玩具的感觉,它们摆在一起我是最开心的。”

虽然《玩具盒》已经发布了,但其实还没做完。

第7首歌,是Bonus Track,即隐藏曲目,需要大家共同参与。

4月初,Mai会发布一个beat,可以写verse,可以写hook,Mai会挑选他认为最适合的,做成第7首正式曲目,收录进《玩具盒》里,这首歌会在5月中旬上线。由于Mai时间精力有限,所以只能择优制作一首歌,但他鼓励大家把写好的段落发出来,“我也考虑到很多rapper是需要曝光的,所以如果我觉得你还不错,我会给你点赞转发,让更多人听到你看到你。”

如果把《玩具盒》看作一个系列,这个系列也是未完待续。

专辑的网易云介绍明确写着“《MYSTERY TOY BOX(玩具盒)》Vol.1 概念专辑”,既然是“Vol.1”,那肯定还会有“Vol.2”“Vol.3”……Mai表示会把《玩具盒》这个系列继续做下去,“下一张肯定跟这一张的风格、主题会不一样,这一套是粉粉嫩嫩的,想让大家轻松愉快的,下一次就是另一个感觉了,但一定还是有一个大的主题跟风格。”

至于下一张什么时候出,Mai表示还在构思,不会那么快,“我希望它的品质是保持甚至超越现在的,我觉得我要慢慢去构思。”慢工才能出细活,这张专辑Mai耗时一年多,时间大部分花在了制作以外的事情,“包括构想、创意、找合适的音乐人,然后不断地跟他们沟通,有的是见面,有的是打电话。”

《玩具盒》概念完整,细节丰富,Mai表示希望这张专辑能给制作人、rapper一些启发,“如何去做一张专辑,如何去表达内核概念,很多新人这方面并没有这个概念。”

说唱

聊完这张专辑,我跟Mai聊了一些专辑以外的话题。

去年4月,Mai成立制作人厂牌No Label Crew;6月,隆历奇加入;7月,Oliver Jiang、AA加入。

为何要成立制作人厂牌?Mai认为中文说唱能称之为制作人的人太少了,“一个好的制作人不光要懂编曲、混音这些制作环节,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是帮助音乐人把控一首歌的流程,帮助音乐人完成他心中所想的理念,需要的技能有很多,不仅是制作能力,我认为中国这样的人才还是太少了。”Mai成立No Label Crew,一方面是想发掘一些能成为制作人的人,另一方面想跟这些人一起来做更大的事情。

No Label Crew成立将近一年,除了隆历奇一直没加入新的制作人,对于这一点,Mai认为成为制作人需要很多经验、积累,没法速成,“如果我们认为我们身边的人真的强,能达到制作人的水平,能称之为制作人,我们会官宣的。”

说唱

我问Mai,“如果你身边的人觉得自己已经是制作人,但你觉得他们不是,会不会不太好?”

“不会啊,跟我们在一起做事情的有很多优秀的人,但是我认为他们能理解我的要求标准不一样,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你说为什么成立这么久还没有新的人呢?因为真的还没有人那么快能成为制作人,因为在我心目中制作人的标准是非常高的。”

在Mai眼里制作人需要会编曲、混音,懂词曲创作,了解说唱音乐的审美和内涵……“每天要面对不同的rapper,他们有不同的情况、情绪、特长,就导致了当一个制作人没有定数,在帮助他们做音乐时需要应对很多复杂的情况。成为说唱制作人真的很严苛,这个严苛就代表了不可能很快就能达到标准。”

隆历奇能成为Mai的搭档,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Mai刚认识隆历奇时,觉得他是优秀的rapper兼混音师、beat maker,“那时如果称隆历奇是优秀的说唱制作人,我觉得还差一点 ,但是现在我愿意去这么称呼他。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做了很多项目,我认为他的经验、能力是达到了的。去年做《说唱听我的》,他花了很多工夫,然后今年开始隆历奇成为了地下8英里的音乐总监,在地下8英里的赛事里李独当一面,去跟大量的rapper交流、做歌,控制很多复杂的情况,经过这些事情我才会觉得他成为了真正的说唱制作人。”

地下8英里之前的音乐总监是Mai,现在责任落到了隆历奇肩上,Mai认为身边那些优秀的混音师、beat maker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优秀的制作人,但需要很多经验和事情来验证。

说唱

Mai成立No Label Crew还有个初衷是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团队一起进步,“很多事情并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一个人再优秀,再加一个优秀的人永远比一个人更优秀,所以我想做一个团队。大家跟我们合作项目,我也从大家身上学到了很多,这也是提升自我的过程。”

Mai目前在做两档说唱节目的音乐总监,还要操盘两个音乐手游,《最后的厂牌》和《妄想嘉年华》。Mai说希望更多人如果有兴趣,可以一起来做事,会在他能力范围内给大家创造更好的环境,比如保留tag、署名,“是你做的事情,我一定会露出你的名字。如果是你主要做的事情,你的名字一定在第一顺位,这是我做事情的原则。”Mai还表示,不希望把大家当工具人去使用,“如果你加入我这里,我的目标就是把你培养成制作人,而不是编曲师、混音师,让你成为工具人。”

最近黑怕不怕黑做了个说唱比赛叫《黄金唱段》,地下8英里在做大学说唱联赛,此外还有TurnUp、NEWCALL,Mai表示四个说唱比赛他都会关注,“我的原则是为所有说唱比赛打call,我也会看哪些人很厉害,我就会留意到,记住他们,听听他们的歌,因为我觉得这都是挺宝贵的,我们通过这样的事情能看到新生代,挖掘出一些在说唱上面有天赋的孩子,说白了,看着就高兴。出来一些新的人,我作为一个说唱行业的人,我看到这些人冒出来怎么都高兴,所以不光是《黄金唱段》,其他的比赛我也会关注。他们如果叫我当个评委,帮他们听听选手的歌,我都非常荣幸,我觉得都是特别好的事情。”

说唱

聊到最后,我替大家打听了下弹壳、贝贝的新专辑。对于弹壳的新专辑,“目前能透露的就是进度良好,阵容非常强,方方面面就是符合弹壳的一贯特性,就是排面,一定整得漂漂亮亮,牛牛逼逼(说这句是东北口音)。”至于发布时间,大概会是夏天。

“贝贝有专辑要发吗?”“贝贝我不知道具体的,但是他之前跟我撂了一句话,哥们儿要好好整歌了,反正他这么跟我说的,具体我就不知道了。”

“贝贝有很多demo但都没发。”“他这一块谁能猜测透啊,我知道的真的不比大家多,他太飘逸了,他谁能猜透呢,他就不是他了,但他绝对是给大家惊喜的一个人,我只能透露就是他给我说了,他今年好好整歌了。”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3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