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五月,烈日普照,疫疠廓清。小长假,出游的人多了起来,那些曾囤积到差一点就过期了的口罩、与欲望,在这个夏日,也终于能够得以解脱和释放。

而一年前的今天,那支沉寂了一轮奥运会的时间,终于如期而至的cypher,也依旧是每当提起中文说唱最炸cypher的话题时,“非ban必选”的选项之一。

今天是成都集团“上市”、《成都集团2020cypher》发出的一周年,让我们把日历向前翻几番,看看这一年,他们又发生了什么。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珠宝首饰总是喜欢到处丢的人,还是喜欢炫耀珠宝,并且,把裤子拉得低。

一年前打个电话喊个barber上门剪头,一年后一边唱歌,一边甩着自己的辫子。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这一年间,他上了《说唱新世代》当导师,和前辈陶喆一起同台了北京卫视的跨年晚会,也参加了电视节目《为歌而赞》,他创立了新厂牌AFewGoodKidsRecord,发出了《黑马2》的新专辑,去掉“王子”的后缀。

“黑马”的巡演走过中国的好多个城市,最后一站,选在了成都——黑马回家。

“把成都放在最后一站,是想让大家看到自己的成长,想让你们看到支持马思唯,没有支持错人。”

一年前的cypher,由他的一声“成都”开启,一年后的巡演,由成都结尾。

而不变的——是“我们所有兄弟都在。”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接下来是邓典果,他在2021年发出一张《All I do is drilling》,是中文说唱世界里的第一张drill专辑。

一个月后,他和王以太很久以前就合作的单曲《Can't stop》的MV发出,再有便是又一个月后,4月15号,果果发了新专《熊猫快递》。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这张专辑的主打曲《甩脑壳Cypher》,采用了edm的风格,比较新鲜,阵容上,北门之子YOUNG、李尔新、孟子、猫儿师还有歪哥都在。
还是那熟悉的几爷子。

麦克风传到李尔新的手里。

李尔新在《成都集团2020cypher》里“脚杆翘起”的原因找到了——“你脚杆绷这么直考跳水哇?”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李尔新发布了新专《1031》,他的第一张录音室专辑,也是他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对了,还有件事儿值得一提,李尔新参加了《2020中国新说唱》,加入了GAI的战队。

GAI:我很开心小新你来到我的战队,更开心的是CDC,CSC,CQC有真正在互动,我们以后能够团结在一切,我觉得这比任何都重要。

李尔新:CC,不管什么都代表China C。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李尔新的verse还未唱完,melo便发出了独特的声音,“欸,欸,欸。”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melo在去年收官了“MVP"的巡演,那现场,真叫一个卖力。今年发出了《老师傅2》的专辑,不止是boombap,还有旋律,也耍起了腔调。
一年前,他吃掉蔬菜还有斐济水果,而此刻看来,谢宇杰这一年应该也没少吃肉和碳水。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而KNOWKNOW,一年前cypher里的词都兑现了。

在成都太古里开夜店,不弄台宾利不罢休。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新专辑也在路上了。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摄像机聚焦到Ty.身上。

Ty参加了《说唱新世代》,和一群弟弟妹妹们玩得开心。至于导师?这俩是我兄弟,剩下那俩都被我diss过。

但Ty变了,他成为了一个讲文明的rapper,就算不拿毕业证也没关系。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另一方面,歪哥发出了第三张个人专辑《朝九晚五》。

一共十三支单曲,用音乐写下了不同角色面临不同的场景、站在不同的立场时的人生百态。收录了马思唯、KnowKnow、王以太、孟子、AJ、邓典果、YOUNG的合作曲!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该杨队了。

Psy.P去年在cypher后发出了《PSYLIFE25》,专辑登上年度榜单,《Lucy Liu》更是Hit到不行。之后中日韩三方最会穿的rapper合作,更是让人直呼过瘾。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今年,杨队目前在音乐方面还没有很大很大的动作,但在潮流方面,拿捏了。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ansrj出来炸场。

ansrj把cypher里的歌词,以及ATM《¥Freestyle》里的歌词带上了《中国新说唱》。

虽然摘了耳返没拿到冠军,但一张mixtape《Answer》足够他给自己和喜欢自己的人一个交代了。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接下来的猫儿师和王鹏,除了音乐上给CDC兄弟伙feat助阵一哈,演出时当个嘉宾以外,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

尤其是孟子王鹏,习惯把自己的作业夹在别人的作业本里。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王以太收尾。

去年,闪火迎来了人生大事——结婚。音乐方面,闪火一首《阿司匹林》在去年拿下了最佳华语说唱作品的头衔,并把这首歌带上了央视,而那首大火的《目不转睛》也在改编后被带上了《中国新说唱》,助阵老伙计kafe.Hu。

今年,2021,闪火拿下了2019年度最具人气奖,还出席了阿斯顿马丁之夜,往时尚方向发展。

成都集团成立一周年,这群拽娃,都变了。

方方面面,音乐、商业、时尚、综艺、整活,一年了,他们这一行人都在各自的领域“get higher”。

这种一起往上爬的感觉,真好。

五一快乐,祝还在奋斗中的兄弟姐妹恭喜发财。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