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黑怕女孩》PlaneA厂牌:把不理想的厂牌变成了理想的样子

在组建厂牌环节,K.A咔咔理想的人选除了木秦全去了芮雪的厂牌,最后选择了之前几乎没什么交流的王澳楠E.V.E和戴欣梦露。K.A咔咔沮丧地垂着头,哭了出来,“我太惨了!”崩溃的不只是K.A咔咔,王澳楠E.V.E和戴欣梦露也很崩溃,甚至让王澳楠E.V.E质疑自己是不是不够好。

采访PlaneA厂牌时,K.A咔咔直言当时觉得差不多也就这样了,往后走不了了,因为看到人员的配置,觉得自己做不出好的作品,“当时对大家和自己都没有信心,因为这不是我理想中的厂牌的样子。”K.A咔咔想在音乐上做些突破,然而王澳楠E.V.E和戴欣梦露跟她风格不搭,不是她最理想的人选。

然而,这个不理想的厂牌,却走到了最瑞思拜厂牌争夺战。

“现在的她们是你理想中的样子了吗?”

“当然”,K.A咔咔语气坚定地说,“现在我们非常有信心。”

专访《黑怕女孩》PlaneA厂牌:把不理想的厂牌变成了理想的样子

PlaneA厂牌组建后,成员们开始渐渐了解彼此,并进行磨合、调整。K.A咔咔坦言,王澳楠E.V.E和戴欣梦露做说唱时间很短,音乐风格还未形成,于是她和木秦帮她俩寻找适合自己以及厂牌的风格,“她们进行了一定的转变,现在她们是非常合格的。”

K.A咔咔接着详细讲述了成员们的转变,“王澳楠E.V.E之前是清新学生气,软软的,放不开,现在是疯癫搞怪狠,能放得很开;戴欣梦露在之前的舞台尝试了不同风格,但我觉得她说唱方面还没有定向,就帮她寻找方向,觉得她的声音很有力量感,可以走凶狠范儿,《BEE.》那首歌展示出了她的能量;蜡笔小心之前也是甜妹,现在剪了短发,像是冷酷的杀手。”

PlaneA厂牌凝聚起来,是从广州livehouse演出开始的。

那场演出是成员们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王澳楠E.V.E表示,“那是我们厂牌成立后的第一次演出,也是第一次有了音乐上的合作,《粉红色的偏见》创作过程非常愉快开心。那天观众都很有热情,嘉尔哥也一起和我们造气氛,演得非常爽,我觉得从那时起厂牌开始融为一体。”
K.A咔咔也认为广州那场是演得最开心的,现场来了超多观众,她们跟王嘉尔的相处也很融洽。

在《黑怕女孩》里,PlaneA厂牌从崩溃变得融洽,从不理想变成了理想的样子,每位成员也都收获颇丰。

专访《黑怕女孩》PlaneA厂牌:把不理想的厂牌变成了理想的样子

能跟王嘉尔合作,是K.A咔咔参加《黑怕女孩》最大的收获,“我一直想跟嘉尔哥合作,但不来这个节目就没机会,来了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特别感谢他对我的赏识,没想到会被他欣赏。”

王澳楠E.V.E最大的收获是朋友,朋友让她变得更自信了。初舞台她独自在台上紧张到不行,而团队合作会有眼神交流,有互动,这让她安心很多,也让她在舞台上更加自如。

来节目后,木秦一直在突破舒适圈,不断做新的尝试,“一个人做这些尝试会没有方向,但现在身边有很多朋友在帮助我,我就更能不断地突破自己的局限。”

蜡笔小心之前很在意外界对她的看法,“现在觉得不要因为别人的质疑而改变自己,一定要坚持自己。”

厂牌刚组建时,K.A咔咔对王澳楠E.V.E和戴欣梦露感到陌生,如今她能准确地说出成员们各有哪些特点,在厂牌里扮演什么角色,“木秦是我们的深度担当,是我的军师,我性格比较炸裂、直接、情绪化,容易得罪别人,她很细腻,帮我处理很多事情;王澳楠E.V.E是搞笑担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她会非常冷静、胆怯,也不吭声,但你跟她接触后会发现她是个开水壶,跟我一样嗓门很大,性格非常活泼,但她活泼得很有学识,不愧是深圳大学毕业的;戴欣梦露是个‘呆瓜’,她的音乐武器很厉害,嗓音很棒,但她这个人是个‘啄木鸟’,有点木木的,但她很萌,而且她特别听话,特别努力认真以及虚心请教;蜡笔小心是‘莫名其妙’,她情绪起伏很大,但是她对一切又很无所谓;我就是个憨憨。我们是四个‘傻子’和一个诸葛亮。”

专访《黑怕女孩》PlaneA厂牌:把不理想的厂牌变成了理想的样子

对于“诸葛亮”,王澳楠E.V.E补充道,“木秦是我们的定海神针,当我们非常焦虑,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她就会安抚大家。我们最期待的就是木秦突然来一句,‘我说两句吧’,然后我们就会安定下来。”

“傻子”需要“诸葛亮”,其实“诸葛亮”也需要“傻子”。

我问K.A咔咔,如果成立厂牌时,木秦没有选她,她会怎么想,“木秦没有选我?你问了个不现实的问题。”“我是说如果。”“没有如果,你知道为什么吗?不仅是因为我是她朋友,是因为她很赏识我,并且我俩是互补的。”

“刚刚K.A咔咔说我很喜欢她,其实是我在节目里非常需要她。我俩的优势不一样,她擅长的刚好是我缺乏的,比如勇气、果敢、态度,这些在这里非常重要,她在我身边会很好地帮我弥补。我擅长的地方比如冷静、处事周到,这些是我可以帮助她的部分。所以我们作为队友是很适合的,我只有在她身边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优势。”

在两个月前的采访里,木秦告诉我,她内心很脆弱,一上台就紧张、恐惧,会导致她忘词。去年参加别的节目她因为忘词被淘汰,今年参加《黑怕女孩》也两度忘词,不过忘词发生在前期,后来发挥就稳定了,因为她在不断克服对舞台的恐惧,“你是怎么去克服的?”“队友的支持和鼓励,然后每一次在舞台的练习,其实经验也很重要,一次次磨过来,现在就越来越平稳了。”

专访《黑怕女孩》PlaneA厂牌:把不理想的厂牌变成了理想的样子

之前木秦忘词但进入下一航段,引发了一些争议,说她不配晋级。“我觉得引发争议是很自然的。如果是一个人单打独斗,那我肯定早就已经离开了,所以要感谢节目的赛制,还要感谢团队,在我的失误情况下她们努力把舞台撑起,让我们拿到全场第一,让我顺利进入下面的航段。但是这件事情并不会困扰我,我不会跟自己过不去,不会去纠结已经过去的事情,去贬损自己,这没有什么意义。反而我想展示给大家,不管你摔多大的跤,跌得多惨,你只要能再站起来,都有机会走好后面的路。”

K.A咔咔说她想替木秦忘词说几句话,“很多人觉得她不配走下去,但其实这个节目的初衷就是女孩们要抱团取暖,女rapper在这个行业这么稀少,处于挺弱势的阶段,我们要凝聚起来做一些事情,所以她能继续走下去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那些人就盯着一个点,难道不看我们努力的结果吗?争议引发得就很片面。”

抱团取暖确实是《黑怕女孩》的理念,节目介绍明确写着,“节目将说唱音乐与真人秀相结合,通过聚焦女孩们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搞事业的成长线,投射出广大女性在社会现实中的真实态度和精神面貌,从女性角度切入热点话题,引发更深层次的讨论和思考,全方位刻画有故事、有观点、有态度的女性群像。”

从群体的角度看,是黑怕女孩们抱团取暖;从个体的角度出发,她们的人生轨迹或许会因为这档节目而改变。

王澳楠E.V.E今年刚大学毕业,她把参加《黑怕女孩》当作毕业实习,看自己能不能拿到职业音乐人的offer。“如果不做职业音乐人,我可能会去做其他的工作。”由于从小在深圳长大,她爸妈希望她去腾讯、华为这样的当地知名企业,或是去国企央企,谋个铁饭碗。她认为自己要么成为职业音乐人,要么做爸妈喜欢的工作,“就总得有一方要开心,这样我才觉得值得。”

专访《黑怕女孩》PlaneA厂牌:把不理想的厂牌变成了理想的样子

戴欣梦露之前是唱爵士音乐的,签公司时,她开玩笑说,只要不让她唱说唱,唱什么都可以,公司也开了个玩笑说,没事,你赶紧签合同吧,不会让你唱说唱的,“结果我面试上的第一个节目就是说唱……”木秦告诉我,戴欣梦露写歌的时间比厂牌其他成员加起来还多,连续写歌到天亮,“她之前经验不太多,但为了能跟上大家的步伐,她就非常努力刻苦。”戴欣梦露说,她想在节目结束后走旋律说唱的风格。

如果没有参加《黑怕女孩》,王澳楠E.V.E或许以后会去当个文员,戴欣梦露或许不会创作说唱。对黑怕女孩们来说,这次经历是笔宝贵的财富;对于中文说唱而言,这档节目发掘了黑怕女孩们身上的闪光点。

临近最瑞思拜厂牌争夺战了,此刻最想对队友们说什么?

K.A咔咔:临门一脚了,大家都加油,如果说谁倒下了,别人一定要强撑起来,希望我们成为彼此最后一战的靠山。

戴欣梦露:大家一起冲到最瑞思拜厂牌,然后就能一直在一起。

王澳楠E.V.E:我们想拿最瑞思拜厂牌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想跟彼此有以后,可以一起巡演、做歌。

木秦:我们厂牌的氛围真的让我很舒适、开心,我会为了可以让我们的厂牌延续而努力 。

蜡笔小心:我希望大家快乐。

本文由 小强蜀熟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