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P怎么就变土了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作为中国狠毒嘻哈元年,2017年最潮最酷的一帮人都在玩trap,包括新入行的脏辫师还有你朋友圈里卖假AJ的。

美国知名潮流网站Highsnobiety编辑曾感慨:“我们甚至都不需要解释Trap Music如今在亚洲有多火”。斜披一个商务挎包,左手握拳,右手抡圈,单腿翘起脚尖奋力跺地,现在看来,你正在试图模仿一只翅膀发炎的丹顶鹤。

而在中国人2017年的语境里,这叫trap风。

在满天遍地的trap和trap remix的狂轰乱炸下,无论是常年混迹苏荷、乐巢的社会小伙儿,还是在中国有嘻哈上跟着Pgone和GAI站队撕逼的女大学生,都以为所有的hiphop都是trap。

在这股热潮下,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辍学的吉他手小邢一咬牙,花了2万块跟一位自称国内唯一ableton认证producer的人学习trap制作技术,可是他没想到,刚出师,trap就没人听了。

“他们说我做的东西听起来都一样”。

在2019年的春天,你刷微博时偶然看到:红花会正在做转型,马思唯唱起了情歌,北美最火的trap boys正在转型做emo——找不到工作的trap制作人正在变得越来越情绪化。

越来越多的人突然意识到,戴beat耳机出门不再是一件很光荣的事儿;你的男孩儿迎面给你一个dabbing会让你觉得脸红;小镇青年们的“土味视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配上trap BGM 才配称得上“土味”,否则总差那么一点土劲。

就连在playhouse里订卡座的男孩儿女孩儿都正在悄悄形成一种谁也不敢先说破的共识:

TRAP怎么就变土了呢?

攒了两年才凑齐的行头,怎么说变土就变土了呢

流行文化的速朽实在不是什么难以预见的事件。“嘻哈正在发芽,别拔它假牙,90年代我们等待千禧年,Party电子音乐疯狂玩整夜。Hip Hop For Life,That’s Right...”,当潘玮柏的大胆预言转眼变成了新时代的陈词滥调,你就应该意识到,潮流是一个你永远无法征服的婊子。

没有人否认trap是一种很酷的音乐:又厚又沉的合成贝斯像高密度海绵一样填满你的耳朵,骚透了的密集小电檫让你禁不住在任何场合摇头晃脑。它像酒精一样迷幻又带劲,凡是听过它的人,一段时间没碰就会有点儿想。

CoCo来自公路商店00:0003:59如果你还搞不清楚什么是TRAP,听一下这首歌。TRAP,其实就是“很重很重的低音 诡异的hook 煤气灶一直打不着的声音”

但同样没有人能否认beyond很好听,不过你和女孩儿去ktv的时候仍然羞于点唱一首你早已烂熟于心的《灰色轨迹》,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beyond变土了,摇滚成了尴尬的代名词。为了不让别人指着你的鼻子说你土,你再也不听beyond了,慢慢的,你真的会打心里觉得他们很土。

在潮流的鬼手之下,没有人愿意和音乐本身讲道理。

而更重要的是,作为hiphop中最狠最脏的一支,真正在亚特兰大干trap的老黑们也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什么高级艺术家。说唱的初衷本来就是hustle,这个洋词翻译过来其实就是“攒钱”:对,我干说唱就是为了赚钱,别跟我扯艺术啊、情怀啊、抗争啥的,说唱跟东北老铁干快手一个道理——不是“玩”,而是“干”。九十年代亚特兰大老黑们要是有快手和朋友圈也早不玩trap了,直直播卖卖货,谁还天天在小屋里苦大仇深的做beat呢?

所以,作为一种如假包换的流行速食,一切都只服务于传播。trap boys甚至彻底放弃了前代hiphop在歌词表达上的自我要求。一个标准的吴亦凡式trap的歌词大概是:

基于此,甚至有人在知乎上问出了如此冒犯的问题:

“Trap小伙儿们就这样,也没什么特别的演歌技巧,整天说些蠢话,发出一些狗叫,给自己起个艺名还要把S写成$,跟我们初中时候给把自己的qq名字改成火星文一个鸟德行。”

所以美国人喜爱trap boys,有点儿像我们喜爱快手上的阿giao、你的寒王。区别只在于,trap boys的确可以做出够炸够拽的音乐,而不仅仅是让人脸红尴尬的土味社会语录。

而你也大不可必因为trap的“肤浅”而瞧不起它:炮制流行并不可耻,人活着不就为了吃口饭吗,挣钱的事儿永远不丢人。而对于听众来说,trap比起hiphop的前辈更加简单直接:它就是为了让你high,一切都在为你的耳膜和多巴胺服务,没有人在这儿跟你说教,给你上课。

trap的本意是“陷阱”,在亚特兰大的暴力街区挣扎的老黑们,每天在枪声和警笛声中紧张度日,那是他们无法逃脱的生活牢笼。

而当他们用鼓机和合成器hustle出困顿,当贾斯汀比伯都不再找穷小子要beat,当被同学绊倒都要去告老师的亚洲乖小孩儿已经可以熟练掌握他们的flow,陷阱已经消失,正如一切脱胎于质朴苦难的艺术,trap音乐经历膨胀与幻灭,这一切,其实都理所当然。

说到底,trap只是说唱的一个阶段和一种形式,你可以说电子音乐和说唱的融合产生了Trap,那么,当Trap变得不再前卫,它便又会和其他音乐形式融合,或者单独演进成更顺应下一个时代的东西。

如今,以Juice WRLD为代表的美国rapper们越来越讨厌别人给自己贴标签,因为流行文化本就是脆弱易变、难以捉摸的东西,而音乐就是音乐,没有音乐人愿意让流行文化的浮躁腐蚀音乐本身的严肃性。在刺破流行文化的泡沫后,你甚至可以期待有一天,在经历了某种轮回以后,人们会像如今我们欣赏民国民谣一样去欣赏trap。

一个人生智慧是:深谙流行文化的人,往往会与最新潮的事物保持距离。而懂得明哲保身的人,都会害怕别人给自己贴上“潮人”的标签。

毕竟,只要潮过的,就一定会变土。

文章来源:公路商店

本文由 嘻哈中国 :HiTa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嘻哈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