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这一年的说唱,才是真正来到了地上?

2020的中文说唱会更好么?西蒙不知道。马思唯也bu zhi dao。

而马师应该也不大会知道,他新专的先行单曲《天生我材必有用》,一夜之间,竟收获了那样多的差评。

中文说唱

马思唯OG Skippy,自崂山一别,已有六年。

六年的沧海桑田恍如隔世,《崂山道士》已于去年下架,新年伊始的悸动,还在缓冲着上一个年代里中文说唱所有的此起彼伏。

2019年的中文说唱看起来真像是段struggle。

中文说唱

说唱会馆集体退出,红花会原地解散,派克特宣告暂别说唱圈;《Made in China》、《差不多先生》等代表性说唱歌曲纷纷下架,就连《中国新说唱》这样地上的、主流的节目,也未能幸免“伤筋动骨”的改词......而在一年里最冷的那几天,他们把《Life's A Struggle》也脱掉了。

但当Ty.演出时,闪火、Higher brothers以及ATM的意外到场,当404Rapper们在”干一票“结束后合唱“黑怕不怕黑”,当派克特在NOUS九周年的现场自带乐队时——你不禁会想起“手机里莫得CDC都显得档次低”;会想起“HNBMC这是红花会”;会想到《12 home》里的点点滴滴。

好在那些前进的步伐并没有伴着失落停下脚步,虽然经历了波折,但2019年,其实反倒是说唱音乐真正走到地上的一年。

基于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K歌四大平台用户音乐行为数据作为支撑,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由你音乐榜发布的《2019Q4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也用数据证明了这一点。

中文说唱

PO8在上一张专辑中曾说:“信息泛滥让我们更容易看到别人的光鲜。在这个时代,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着人与人的对比,感受着理想和现实的落差。为了找回幸福感或者摆脱焦虑......”

无论是朗朗上口的旋律,还是大众喜闻乐见的矫情味、中国风,亦或是在此等bgm下“一回生二回熟”的故事情节,总之在短视频的扩张下,松开手指的瞬间就能刷新出网友们的幸福和焦虑,于是,在这种契机下,2019年也涌现出一大批的“网红音乐”。

而由你音乐榜分析了亿万用户的听歌大数据,也从中发现了,通过网络火起来的音乐渐渐走向主流。

中文说唱

放眼中文说唱圈,2019年,有这样两首现象级的中文说唱通过网络成功破圈。

一是Ice Paper的《心如止水》,二是老舅的《野狼Disco》。

中文说唱

Ice Paper的《心如止水》作为2019年Q2季度的由你音乐榜Top1,综合由你指数97.20,播放指数更是达到了98.35,这个数据说明了每8个中国人里就有1人听了这首歌,实锤大火。

散发着淡然忧伤的四句Hook,早已在短视频的剧本下搅拌了最初的水波不惊,而温和的音乐性以及对于无病呻吟的呼应,似乎也解释了这首《心如止水》的爆火——但即使爆火,Ice Paper还是保持着和厂牌主理人一样的秉性:低调。

而爆火之后,在网络的作用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Ice Paper那份不浮躁的才华。

中文说唱

另一首,则是全员画龙。

然而,坊间对于《野狼Disco》的评价两极分化得厉害,有人说这是粗粝东北的蒸汽回忆,也有人说老舅,这位“东北初代的牌牌琦”,只是在流量社会下的一个土味的投机者。

中文说唱

但当老舅这首《野狼Disco》登上各个卫视的跨年晚会,甚至被陈伟霆合作时,你不得不承认,这首歌,已然走向主流,甚至是年度金曲。

而在由你音乐榜上,原版《野狼Disco》最高曾获得90.95分的好成绩,也证明了这一点。

主流歌手主动与网络热歌的碰撞,使得《野狼Disco》更出圈,使得中文说唱,更出圈。

中文说唱

而在这种契机下,老舅,“野狼Disco”,或者说是中文说唱,也为这些主流歌手以及主流市场,带来了新的听众流量。

当然也为陈伟霆等主流艺人们涨了粉hhh...

中文说唱
中文说唱

相对于主流歌手和歌曲来说,说唱歌手仍更偏向于网络。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从“幼稚园杀手”在论坛上的横空出世,到光光与沉珂的火星文时代,以及贝贝与爆音在yy网络上的freestyle battle,再到如今《心如止水》和《野狼Disco》的大火......中文说唱自发育以来,就尚未与网络脱节。

所以2019年,通过网络,便是中文说唱从地下走向地上的一年。

中文说唱

然而走起来的不仅仅是这两首热单,可以说整个说唱行业都在破圈,就连乐坛重量级人物韩红都在2019年,以一个说唱新人的身份完成了首秀。

一九年的双十一前夕,韩红以“说唱新人XXXL”的身份在中文说唱圈正式出道,XXXL不光是这位华语乐坛重量级大咖的衣服尺码,更代表了韩红老师对XXXTENTACION的致敬。

中文说唱

在由你音乐榜Q4季度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韩红老师作为Rapper,让她16—28岁的年轻听众占比,从《天路》的30%,上涨到了《我不是你们说的AKA憨肥》的61%,年轻听众大大增加,更是通过说唱作品,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破圈效果显著。

中文说唱
韩红老师选择在说唱上出道也绝非一时冲动,和小老虎合作的一首《小屁孩儿》就足以见其对于hiphop文化尊重的态度。而在《我不是你们说的AKA憨肥》发布后,韩红又发出了自己hiphop生涯的第二支单曲《忏悔书》。

《忏悔书》聚集于亚马逊森林的火灾,在这首歌里,无论是爱护地球、反思自我的思想传递,还是韩红老师本身就具备的音乐素养,在当下中文说唱的大环境里,都是稀缺的。

中文说唱

所以,当两年前《中国新说唱》官宣出“????”的时候,韩红“西藏悍匪”、“央金卓玛”的aka可是拥有姓名的。 而对于中文说唱而言,韩红老师能化身说唱新人无疑是让说唱走向主流的重要一步,而对Rapper来说,谁不想参与到韩红老师的feat当中呢?

中文说唱中文说唱

但其实在2019年里,这些所谓的“Underground Rapper”也已破圈,成为了主流音乐人们合作的首选。 Gai和新裤子的合作打破了嘻哈与摇滚之间的次元壁;满舒克与谢春花、TT与宋佳的两弹合作,冲破了“去年听民谣,今年听嘻哈”的桎梏;那个曾经要把哪位主流艺人的“房子烧”的Ty.去年也和当下火热的王鹤棣合作了一曲方言说唱......

由你音乐榜Q4季度报告也显示,这样一种跨界合作的破圈,增强了说唱音乐的话题性,扩大了粉丝覆盖面,从而使得中文说唱进一步走向地上。

中文说唱

而中文说唱在2019年的出圈不仅仅在合作形式上。 2019年幼稚园杀手的《红色》和天府事变登上了人民日报;福克斯带着《庆功酒》登上了央视的《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并用17万的票数下拿到冠军;杨和苏在人民日报的演讲中宣扬着主流文化......

中文说唱

其实,这种现象的存在对说唱的发展是大大有利的,起码说唱正在影响到更多人,大众也看到了说唱正能量的一面。 但也总会有另外一种声音,在指责这些冲向主流的Rapper们“不real了”、“真香了”——但你们与其吐槽这些Rapper们“吃相难看”,不如先跟自己说:“大人,时代变了”。

中文说唱

时代变了,中文说唱也在变,从“网络神曲”的出圈到突破偏见的跨界合作,再到齐刷刷的一抹红色,中文说唱总会在最需要的时候给你最有特色的韵脚。 也正因如此,2019年,中文说唱得以再一次从地下走向地上,即使下架和整改常伴你左右,但也总能在阴晴圆缺后展现出历久弥新的气象。

中文说唱

那么再次回到本文开头的那个问题。 2020的中文说唱会更好么? 我不知道。原因简单,西蒙没那个本事去预判未来,即便是对于最喜欢的事物。 但西蒙在想,一路陪伴下来的你们,看到这篇推送的你们,一定都有同样的愿景: “2020年的中文说唱会越来越好的。” 相信自己,相信西蒙,也相信每一位Rapper。因为,“天生我材那就必定有用,只要你还有梦。”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Swag西蒙):为什么说这一年的说唱,才是真正来到了地上?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4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