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会馆的HipHop不会错丨说唱图鉴成都篇

巴蜀之都,人杰地灵。玉林路的尽头,有人揣着裤兜,坐在小酒馆的门口;也有人开着i8,把油门踩得最昂——车内“牙尖”的成都方言一步步变换着三连音的华容道,从楼下的便利店传向四面八方。红星路35号的大墙上,三年前长沙橘子洲大桥下的“CDC”涂鸦便发源于此,而在这面涂鸦的背后,挂着咱们成都篇里要出场的全部rapper。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成都篇仅仅分为上下两期显然是不够的,咱们一期一期来,先聊聊说唱会馆的成立与发展,以及其间林林总的一些beef。然后再盘点一下像老爆、杨和苏、VAVA、PO8这样的,非说唱会馆籍的其他成都Rappers。

今天是第一期——说唱会馆列传,咱们来讲讲说唱会馆的前世今生。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2004年,在成都说唱第一次群龙无首的时候,51555论坛上曾出现过一个儒雅随和的成都网友,他语气张狂,骂骂咧咧,好像成都的其他说唱都已经灭绝了似的。虽然那时成都的第一支说唱团体listen family已濒临解体,但他们也忍不了网络新人的挑衅,于是双方相约,在线下“碰一碰”。

或许是出于对彼此的欣赏,又或许是时运所致,当他们真正在线下面对面battle后,原先在网络上相互叫嚣的那份beef,终究是演变成了成都说唱的一面新life——再后来他们又慢慢结识了FreeT邓典果,成立了成都,乃至是西南的第一大说唱团体的前身。这个前身,叫Big Zoo;而当年那个年轻气盛的成都网友,叫老熊mow。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BigZoo是成都说唱的第二个黄金年代,虽说他们的作品脍炙人口,但成都所有的场子却也没有愿意用他们的,现实的工作不得不挤兑着本就是小众的hiphop,老熊也在这个时期为了生计和大海,奔赴三亚。

2009年,当老熊又一次回到成都时,此时的成都说唱已百花齐放。

这一年,一个名字里透露着“宁静”的高中生发出一首《校服不潮》,风靡校园;这一年,一个来自南北Team的小胖娃儿写了首《来到团结镇》,在streetvoice中冲至榜首,于此同时,Ty、李尔新、白总、猫儿师、Kafe.Hu也开始活跃......在老熊举办的一次“说唱歌手的自白”的专场中,这些人汇在了一起,摆好了龙门阵。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大家既然都喜欢说唱,那我们就组个说唱会馆,以后大家就不用打那么多人的名字了,我们的海报那些就只打一个说唱会馆,好不好啊?”

谢帝、李尔新、AnsrJ、白总、sleepy cat:“好!”

——老熊《MUSLOG》专访

说唱会馆的首支cypher发布于2010年,一声“CDC”开启了成都说唱的又一个新纪元,也让“CDC”这个slogan赋予了一种流传至今的意义——CDC本指是成都City,但因这伙人的影响,每当后人提及“CDC”时,说唱会馆一定是最让人先入为主的存在。

时间来到2011年,这一年的3月5号,成都的麻糖酒吧内,一场名叫“说出来”的hiphop活动让说唱会馆,以及会馆之外的其他的西南说唱都相聚一堂——包括,当时还没想到会加入活死人的JarStick,包括,当年还没有患上抑郁症的Kafe.Hu。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粉丝们常说那是CDC最辉煌的一天,因为百家争鸣,万紫千红。那天晚上,谢帝还是一个小胖娃儿,Ty的头发还很多,Ansr J羞涩地从女友的臂膀中走到昏暗的灯光下,猫儿师和白总告诉大家要“好生说”,因为“好生说,明天才会有好生活”......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说唱活动,自然也少不了battle,在当晚的freestyle battle中,露相了许多后来称霸一时的battle king,像是mc飞,黄昭,白总......其中,还有一名嗓音独特的新人MElO,他说, 李尔新散给他的假烟抽多了,声音才这样的 他来自八中。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这支纪录片摄于2011年,值得一提的是,在影片的最后出现了一位长者对说唱会馆的鼓励。这位长者叫李伯清,是川渝评书的OG,如果你没有听过他的名字,那你也应当晓得Ansr J在五年后cypher里的那句词——“李老师都喊你多听评书,端起盖碗茶。”

李伯清老师说的没错,2011年3月5号,在成都麻糖酒吧里挥洒青春的那批年轻人,真是不可小觑的。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因为有句话,叫说唱会馆没有一个废物。

李伯清老师说完这句话的四个月后,Melo和当时还叫洋芋的Psy.P一起,组成了天地会。之后的Melo又奔赴Iron Mic,虽然只拿到了亚军,但作为新人的他也足够惊艳,作为裁判的老熊对所有人说:“Melo还年轻,明年再来。”

于是第二年,Melo和铁麦成都站都如约而至,Melo打败了爆音,拿到冠军,在“有资格”立足说唱会馆的同时也延续了白总在西南地区的freestyle battle的几连冠。对了,那天melo夺冠的时候,有位多年以后鸽了他两天的死党(李鸽),也在台下。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其实Melo早在铁麦冠军之前就加入了说唱会馆,并在那一年的cypher中打了头阵。2012年的会馆cypher只有Melo、谢帝、小白、Kafe.Hu和猫儿师五个人,......发展了两年,这个时期的说唱会馆,无论是在押韵和flow的技术层面,还是针对同行及社会的歌词架构,都比成立之初,要凶狠了太多。

这支cypher发出去的一个月后,有三个湘军来到成都开专场,接待他们的,正是说唱会馆。而与此同时,在成都的另一边,一个包含了王以太、JarStick以及TSP的成都说唱团体Ju Point,也成立了。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只不过,这一年也“motherfuck剧情反转”了。

老熊和猫儿师曾合作过一首叫《说出来》的歌,里面的有段歌词耐人寻味。

三年又三年 从BIGZOO到会馆
一个比一个母还说你妈个铲铲

出钱出力的时候比哪个都溜得快
——《说出来》老熊verse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如果说上面的歌词可以看作是当年会馆内部的分化,那么“孟子事件”便是让会馆与老熊决裂的最后一根稻草。“等孟子回来了,他自然会说,事情自然而然就真相大白了。”

老熊在后来的采访中还是一副清者自清的姿态,不过在当时的2012年底,老熊还是在会馆其他成员劝说无效后,主动退出。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其实老熊更像是“说唱会馆”名字的创始人,因为是Ty找来了不少Rapper,开始负责团队集体工作。

到了2013年,算是说唱会馆过渡的一年。这一年,谢帝从广告公司辞职不上班,王以太奔赴美国留学,忙于自己潮牌的Ansr J几乎不再发歌,用普通话拿下重庆battle冠军的Melo却被前一年的爆音爆冷复仇,而尚未加入他们的OG.Skippy马思唯,彼时也还只是一个beatmaker......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马思唯ins的第一张露脸照

时间兜兜转转来到2014年,2014,对于说唱会馆来说,应当是,态度狂妄、目中无人、年度最佳的一年。

这一年,明天再也不用上班的谢帝上了央视,说了“老子”,在名声大噪之后踩奖杯竖中指,diss了热狗;另一边,Melo和Psy.P的天地会变成了厂牌GanJa Music,旗下成员包括前段时间耳光风波里的ICE;而这一年的马思唯也终于不再满足于自己做的beat被别人唱毁,从old school入手的他“出道即巅峰”地写下了那首《崂山道士》......

但马师的巅峰远不止此,谢帝的不上班也并非耽搁......让我们back to 2014,一个一个说。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2014年,谢帝带着《明天不上班》登上了CCTV3的《中国好歌曲》,凭借一顿电光石火的快嘴以及说唱本身的反叛与迷人吸引到了蔡健雅和刘欢老师的邀请——一切如同自己刚玩起说唱的那天,家里的大头电视放着《闯关东》的片尾曲《家园》,谢帝的爸爸妈妈看着电视,也看着谢帝:“你看刘欢老师人家也是说唱,你再看看你。”

而那时,谢帝家里的最后一件大事,是他没考上大学。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谢帝从讲台的旁边穿越到了蔡健雅老师的唱片队里,入围决赛,名声大噪。决赛开始前,蔡健雅邀请了台湾的沈懿、精气神的肥宝等中文说唱的战友们为谢帝打气,谢帝也带来了成都玩B-BOX的两个小伙伴。现场,小提琴的C大调在B-BOX的低音贝斯中显得格外斯文,一如谢帝第一次介绍“我不叫老子,老子是成都方言”时的自矜与谦和。但当谢帝开口说出的第一声“老子”时,所谓的那三个初衷和他的三段verse,均在蔡健雅老师绝对点题的hook旋律中,被全部驯服,被一一实现。

“商演的费用是不是不用再四百、三百。”
“让我的成都说唱露个相。”
“现在学校 家长 同学 老师 给老子认。”

对了,当时节目组把“hiphop”错打成了“Hip pop”——这也足以见得当年hiphop在大环境下的小众与陌生。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明天不上班》火了,谢帝火了,说唱音乐也第一次被带到了全国性质的舞台上......而当主流公司想要签约谢帝告他明天就能来上班时,谢帝回到了成都,回到了说唱会馆,继续写着几首“上不到网”的歌。还记得当初在节目里拉票的时候,谢帝说,他骄傲的不是老子,也不是不上班,而是说,他的明天,他自己做主。

值得一提当年和谢帝同届的选手里面,有一个叫赵雷的人,他在参加《中国好歌曲》那年写下了一首《成都》,而这首《成都》是在2017年才大火,大火那年,谢帝也发了一首《这才叫成都》......这就是后面的故事啦。

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而会馆的明天,也随着谢帝2014年在《中国好歌曲》的曝光获得了更多的机会。

除了《崂山道士》以外,马思唯remix的一首《Flava In Ya Ear》入选了狗爷的歌单《Underground Heat》的单曲Top10。而在这一年底,玩游戏轻松翻机的马思唯,还从成都来专程教育贝贝......

但谁又能想到,三年之后,当初贝贝一句并没有引起太高欢呼声的9押成为了日后大傻和hater们攻击马思唯的punchline和“祖训”。

......不忙哆,不慌哆,咱们下回再说。

贝贝VS马思唯 船新视角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Swag西蒙):节目组把谢帝的HipHop打错了,但说唱会馆的HipHop是不会错的丨说唱图鉴成都篇(一)

本文来源 Swag西蒙,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