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数了一下,这已经是我在“押韵诗人”写粤港说唱的第六篇文章了。在之前的每篇文章里,我都反复地告诉大家,粤语说唱的受众是多么地小,以此来证明之前的几位说唱歌手能坚持下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但在今天这篇文章里,我则想写写那些成功地走上了中国的舞台上的广东rapper们,看看他们“功成名就”后在生活的质量上和创作的心态上,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所以,这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并不是指那些粤港说唱的OG,而是指那些早早的在广东说唱圈里闯出名堂、取得商业意义成功的年轻人们。

很多人不知道的一个“冷知识”是:近三年里,在全国范围内最红的两首粤语说唱歌曲,其实都是同一个厂牌的手笔。这个厂牌就是来自广州的长气制作CIP (Change It Production)。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2015年9月18日,从大学毕业两年的KT杨君涛以主理人的身份成立了长气制作。回顾起以前的生活,KT告诉我们,为了赚钱买设备养说唱,他做过广告文案策划,当过英语翻译……很多时候,在一天忙碌的工作后,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写歌的状态。

然而,无论是贫穷,还是劳累,都无法冲淡KT对说唱的热情。2005年,KT在从好友借来的《大懒堂》盗版CD里接触到了说唱;2013年,他第一次尝试握起笔创作;2016年,他决定全职投入到音乐当中……

每一次的决定都是间隔了几年再做出,这足以体现他对人生规划的深思熟虑,也证明了他在音乐道路上的坚持不懈。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终于,在2017年,由他重新填词演唱的《7538》(Me You Remix)火了。截止到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这首歌在网易云底下的评论数量已经达到了53659条。

如今,三年过去了。在这三年里,KT把长气制作的主理人的职位给了好友JCool,而自己在厂牌之外签约了新的经纪公司。

据他介绍,早期厂牌的运行方式比较简单,基本上就是接到活,然后分配,再分钱。身为主理人的自己虽然也会为厂牌定一些计划和目标,但如今看来,这些举动还是有点业余。

签约了新的经纪公司后,KT忙着演出和参加比赛,有时候录制完节目,几乎要5点才能睡。他坦言,签约经纪公司的原因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更专业地发展,现在的工作状态,和当初一个人横冲直撞,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当然,他和厂牌的关系,也并没有因为签了公司而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一样是该玩就玩,该合作合作,没什么冲突的。”KT如是说。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KT杨君涛

除此之外,KT在这三年里最大的改变,莫过于创作语言的变换。打开网易云,你会发现,在KT近两年的歌里,粤语的痕迹几乎是完全消失了。

对此,KT否认了这是出于商业顾虑。在他眼中,音乐是很难跨过语言这个坎的。而用粤语创作,就像是凭空设置了一个理解歌词的门槛,要听众看翻译才能跨过去,多少会有些费劲。

在他的创作理念中,让歌迷听得懂自己在说什么,可以算得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毕竟,在大多数音乐人的心中心中,粉丝的位置,就算说是衣食父母,也丝毫不过分。

当然,广东的歌迷们也不用过分担心。KT跟我们透露,自己还是会有做粤语歌的想法的,只不过在以后,粤语歌更多地会以一种锦上添花的方式出现。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2017年6月25日,《7538》发布的两天后,同样来自长气制作的说唱组合“街道办GDC”发布了在QQ音乐拥有着超过十万条评论的《春娇与志明》。

时至今日,哪怕在广东省外的一些商场,你都依然能找到这首歌的身影。甚至,有的网友为了学习这首歌,还专门制作了这首歌的普通话“谐音版”。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在这里,身为粤语地区的笔者不得不给大家提醒一下:大部分这种“谐音”的音译歌词,在广东人听来都是十分不准的,所以,要是想通过这种速成技巧展示一下自己语言天赋的朋友们,最好还是趁当地人不在时再炫耀吧。(韩语、日语等音译歌词同理)

街道办GDC分别由JCool、GarYu、Vai和留纸四名成员组成。据他们介绍,四人的遇见纯属是因为“命运的安排”。

一开始,四位成员所熟悉的风格截然不同:JCool的歌词比较成熟,留纸的风格偏硬核,Vai喜欢钻研歌词的艺术化,而GarYu的作品则更有市井气息。然而,相同的理念使他们聚在了一起,不为其他,只为创造出好的音乐作品。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春娇与志明》就是在这种命运的安排和融洽的契合和下创造出来的产物。四名成员在偶然的情况下看完了这个系列的电影,在结合了一些自身的经历后,便有感而发,写完了各自的内容。

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这首歌的旋律部分其实是由KT操刀的。据说,在工作室里听完这首歌的verse后,KT只用了一分多钟就把这首火遍大江南北的作品的副歌给写好了。

即便已经制作出了这种几乎人人皆知的音乐,但街道办的一些成员却依然没有全身投入到音乐当中。毕竟,团队最初做音乐完全是因为自身的兴趣。

在早期,他们几乎没有经济来源。为了赚到能够养音乐的钱,他们尝试过卖衣服、电话销售、调音师等职业,四人几乎把自身能做的工作都做了一遍。

当谈到这个话题时,街道办的成员并没有告诉我们曾经的自己有多么困难,相反,他们反倒很感谢这些经历。他们认为,如果一开始就一帆风顺,现在的他们就不能创作出如此贴近大众生活的作品。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大部分人听到街道办GDC这个名字,或许就只能将其与《春娇与志明》这首歌联系起来。然而,如果你是他们的歌迷,相信他们的作品给你的第一印象更多的会是“接地气”。

在去年5月,街道办发布了专辑《大城市中央》。这张专辑的概念性和一体化在中国说唱圈都可以称得上是一流的,从intro《汹涌澎湃》到outro《晚安》,专辑里的每首歌都会对应都市生活里每个工作日的不同时间段。

而这张专辑的诞生也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四人一开始打算通过这张专辑来解答人生活在大城市的各种疑问,为此,JCool买了一张曼谷的单程机票,GarYu辞掉了稳定的工作……然而,即使经过重重探索,他们依然没有找到答案。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们没有收获,在这段时间,他们发现与其花费时间在城市中寻找答案,还不如把心思放在享受过程上。于是,这张专辑就出现了,他们希望听众在固定的时间点听到与之对应的歌曲时,能找到生活的感觉。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创作这张专辑的经历,带给他们的另外一个收获便是:他们对自己做音乐的目标,变得更清晰了。他们知道,在歌曲中使用国语,可能会让自己的受众更广;但是他们还是希望自己在熟悉的领域更多的发挥,毕竟这样才能让歌曲的质量更高。

而对于粤语说唱在全国为什么缺少关注,他们认为主要的原因还是“语言不通”。“也有可能是我们还不够努力,也不一定,这个原因就不是我们能揣测出来的啦,要问大众才行……”街道办的成员们这样告诉我们。

虽然创作出了如此火爆的歌曲,组合本身也跟腾讯音乐签了约。但如今街道办的一些成员依然不是全职在做音乐。从中,我们也能看到粤语说唱在如今“全民嘻哈”背景下的一个进退两难的窘境。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回望《春娇与志明》和《7538》两首近年来最火的粤语说唱,你会发现它们分别是《We Are Wonder of Existence》和韩国说唱歌手San E个人作品《Me You》的remix。

在KT的网易云主页最热门的五首歌里,有四首都是这样的remix作品。(《我的》也是San E《下酒菜》的remix)那么,为什么热门的粤语说唱作品要热衷于remix而非原创呢?注:经查证《春娇与志明》已购买伴奏版权

KT告诉我们:“最主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厂牌并没有制作人,也没有什么优质的渠道能够买到伴奏。就算有,当时的市场也是乱套的,一首质量很一般的伴奏可能就要数千块。” 而这种因为经济原因而作出的牺牲,也成为了粤语说唱历史上的一种遗憾。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虽然都是来自一个厂牌,但KT和街道办在歌曲爆红后分别走向了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前者参加了这两年的新说唱,也不断尝试用国语的单曲去走向全国;而后者则坚持着本土、一体化专辑的创作。

在以后,前者或许会有更好的资源去做出好的歌曲;而后者如果能再创作出一首《春娇与志明》的话,对广东说唱的推广无疑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在这两条路中,哪条路对广东说唱歌手来说是更优的解法,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无论是KT还是街道办,他们所代表的都是广东说唱的第一梯队。在有些没红的粤语rapper的眼前,就根本没有这样的两条路任其挑选。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新生代粤语说唱的翘楚、来自精气神的瘦恒,在《中国新说唱》的海选中就被张靓颖淘汰,而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准备普通话的verse。

为了了解广东Hip-Hop的现状,我们凑了个粤语说唱版“复仇者联盟”

这并不是方言第一次在《中国新说唱》上遇冷,早在《中国有嘻哈》时期就有张震岳与Al Rocco的“英文说唱之争”,这两年的《中国新说唱》也依然存在不少关于语言的限制。

个人认为,在未来几年里,这样的限制可能还会越来越多,而随之带来的,则是方言说唱参赛者的越来越少。地下或地上,口碑或商业、国语或方言,这一直是在中国内地做说唱需要面对、考虑,并做出选择的难题。

当然,我们也可以乐观点,毕竟在将来,一年三档说唱节目或许会成为常态,而选手的出路也应该会随之增加。

最后,作为说唱爱好者的我们,唯一能做的,无疑是尽我们所能去多关注自己城市的说唱歌手。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更何况,我们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呢……

撰稿 / Vincent Ye  排版 / 砂与海

图片 / 来源于网络

有嘻哈中被遗忘的大魔王苏醒,许多人的说唱启蒙周杰伦,曾写过不少优质diss的许嵩

本文来源 押韵诗人,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9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