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C-Low ,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自从《新世代》开播以来,就凭借其不俗的节目定位,优良的作品质量饱受好评。三妹我也时不时就收到兄弟们在后台催更的私信,迫于精力实在有限,就一直拖着没有跟进,但其实每一期我都在第一时间看了。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在上上期节目中,有一首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成功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它就是——《一块胶布》

刚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三妹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单纯地以为这是一首讲爸爸与儿子的歌。

但听到后半部分,我才发现歌曲背后藏着的宏大构架和深刻寓意......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爸爸”寓意“China”,“她”寓意“Hiphop”

这首歌始发于18年,中文说唱圈的“凛冬时代”。

多次被下架,多次补传,历经磨难。

歌曲的作者C-Low曾表示:

“每当这首歌被表演,被提及,被欢呼或分享,就意味着它所抨击的对象们依然存在,希望这首歌可以尽早失去它与当前时代的相关性。”

在三妹我看来,这首歌的目的不是控诉,而是启蒙。

时代变迁,这几年国内对Hiphop文化的包容度不断提高,虽然依旧不及西方,但至少今天,《一块胶布》这首歌在明面上被堂堂正正地唱了出来 。


《一块胶布》现场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样一首歌呢?

有幸,三妹我找到了C-Low本人,和他进行了一次不长也不短的对话。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最初接触到Hiphop是因为姆爷的一张CD,从背歌词到创作英文Rap,从参加各种Battle比赛到自己做Beat,C-Low以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打开了Hiphop音乐的大门。

为了学习更专业的知识,他去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学习了编曲。

在学校,他认识了艾福杰尼等人,并组成了“Easy Boys Gang”团队。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玩说唱的老粉们一定都听过这个团队,C-Low和艾福杰尼合作的《Sounds G》便是“EBG”的代表之作。

后来的故事大家应该都知道了,队友破裂,团队解散。

在三妹我看来,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一些陈年往事也没必要再搬上台面。

既然现在两人都已经各自安好,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再去深究两人之间的关系。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15年夏天,因家庭原因C-Low搬去了加拿大,在温哥华,他一边学习录音一边做家庭司机开车赚钱。

无疑,在理想和面包之间,他选择了不惜为之头破血流的理想。

我想现实中绝大多数的你我也都会遇到这个问题,无论是何选择,最重要的还是要学会在决定的道路上慢慢与自己和解。

正如C-Low所说:

“ 总之关键在于要自洽,要和自己谈好,不要反复横跳,也要专心致志。”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在温哥华的日子,C-Low的音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不再局限于风格,而是将更多电子、放克等元素融入到自己的音乐中,成为了一名越来越开放的音乐人。

每一首歌,他都亲自创作,独立完成词曲编录混母所有过程。

“万物皆可说唱”,C-Low就是“万物”中的那个“物”,他把他的感受和思考用自己的音乐表达了出来。

述自己的话叙自己的事,不迎合流行,100%忠于自己。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当我问及C-Low是如何看待中国Hiphop文化发展的时候,他给出的回答是:

“独立性,原创性低,作品大多趋同且无趣,而很多有想法的作品则完成度较低,整体比较急功近利,但生机勃勃。”

确实,为了制造流行,《说唱听我的》变成了《旋律听我的》,《中国新说唱》也将赛制规则变成了唬人的工具。

但C-Low永远只会考虑三件事:

“对自己理性且诚实,去把我的音乐做到自己绝对满意,以及想办法让潜在的会喜欢我的音乐的人听到这些我制作的我超级喜欢的音乐。 ”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有一说一,在今年的三档嘻哈综艺中,三妹我最喜欢的是《说唱新世代》。

一上来,节目组就给选手们抛出了灵魂一问:

如果可以,你会选择人红还是歌红?说唱使你贫穷了还是富有了?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预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C-Low选择了歌红与贫穷。

如今,主播们不惜出卖尊严搏眼球、Rapper们绞尽脑汁闹Beef引流量,C-Low这份不为名利只为作品的纯粹似乎显得很笨拙。

但也正是这份倔强使他身上散发出不同于其他Rapper的独特气质,人红不是目的,更好地传递思想才是最终意义。

三妹我觉得,与其说C-Low是一名音乐人,不如说他更像是一名追寻自己艺术理想的艺术家。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16年,C-Low发布了自己的专辑,此时他的音乐风格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

但总爱和自己较劲的他对这张专辑并不满意,想法好,无奈技术不够,所以完成度不高。

19年,他又发布了《局部地区迎来了炎夏》、《100/100》等歌曲。

此时的他,不仅拥有好的想法,也拥有了更为成熟的技巧。

在众多已发布的歌曲中,他坦言自己最爱的是《Weekend Lover》。

原因很简单,这首歌很好听也给了C-Low年初很多慰藉。

这也是我最爱的一首,实不相瞒,三妹我最近听歌排行榜的榜一就是它。

C-Low还向我透露,今年年底或明年,他会发行一行名为《朋友们伴我度过艰难岁月》的专辑,分为上下半张,各11首歌。

上半张叫做《朋友们伴我》,多数是一些向上的音乐;下半张叫做《度过艰难岁月》,多数是⼀些向内的音乐。

“这张专辑我做了四年,倾注了我很多心血,在我心中我⼀直把它当作⼀张里程碑式的专辑,一张发了之后我死而无憾的专辑。”

无语多言,专辑里见,期待。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虽然C-Low的音乐风格很多变,但他把自己总体的风格定义为“后嘻”,这是他自己创作的一种风格。

用他的话来说,他做了很多年的HipHop,愈发地感受到HipHop音乐中音乐性的匮乏,所以他⼀直在做以嘻哈音乐为根基的,音乐性上的探索。

“有人说我的音乐不HipHop,我则觉得,因为我有我深厚的HipHop背景,以及我较为HipHop的态度和生活方式,我做任何音乐都会有来自HipHop的根源,都可以称之为HipHop的⼀部分,这也是HipHop音乐的开放性所在。 ”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对于很多兄弟来说,C-Low是一张新面孔,确实,这次征战新世代是C-Low首次参演说唱综艺。

谈及这次参加《说唱新世代》的感受时,他表示:

“这次上节目没有什么遗憾,我把我想展现的都展现了。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遗憾就是我在采访环节话有些少,希望以后我能更放开自己一些吧。如果以后有适合我的节目我还是会参加的。”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希望C-Low能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理智且潇洒,清醒且无畏。

当然,保持天真永远快乐。

我采访了位《说唱新世代》选手,他在节目里唱的歌差点被封杀

本文来源 西三爷,由 HiTao整理编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嘻哈中国对观点赞同或支持,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9

发表评论